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21149.com >

让出第一大股东之位?北方信托混改细节首公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13 20:18 点击数:

  【金融曝光台】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买理财遇飞单的案例屡见不鲜,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黑猫投诉】

  混合所有制改革透露了北方信托的决心与野心,不仅坚定地回归信托不源,更要以此为契机,目标3年时间使净利润、净资产收益率等核心经营指标跻身行业前列。

  近日,北方信托在天津产权交易所发布增资扩股项目,标志着该司混改又向前推进了一步。知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无论是民企单一持股占比,还是民企整体持股占比,都将是绝对控股地位。”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北方信托法人代表与董事长均处缺位状态,暂由泰达控股金融事业部经理朱文芳代为履行相关职责。而混改后,新进第一大股东将有权利推选董事长,而副董事长则将由泰达控股推荐。

  作为天津市混改试点企业之一的北方信托,这次的动作很大,出让一半以上股权,同时,还会让出第一大股东之位。

  目前,北方信托共有27名股东,其中包括20家国企股东;2家央企股东及5家民企股东。

  混改完成后,国有企业股东持股降至34%、新进社会资本持股57.56%、其他原股东持股8.44%。

  从挂牌信息来看,北方信托将引进4名战略投资者,所对应的持股比例分别是15.56%、15%、15%、12%。

  据记者了解,本次混改完成后,北方信托股东数量将由27家缩减至17家,股权结构为:

  知情人士曾对记者表示,“无论是民企单一持股占比,还是民企整体持股占比,都将是绝对控股地位。”

  本次股份转让方共有11家,分别是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天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津能投资公司、天津保税区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工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水务建设有限公司、天津火炬科技发展公司、天津海晶汇利实业有限公司、天津渤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化工厂、天津大沽化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天津市飞鸽集团有限公司。

  据悉,北方信托增资扩股及转让股份的保留底价为6.894元/股,这意味着,4位新进战略投资者至少需要支付现金22.76亿、21.94亿、21.94亿和17.55亿,合计84.19亿元。

  此外,因增资后“泰达控股”将失去单一第一大股东地位并让出推荐董事长权利,北方信托为维护国有大股东权益,要求新进第一大股东一次性支付北方信托账面净资产值与增资扩股所募集增资资金总额的1%给“泰达控股”。

  北方信托曾表示,考虑到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战略,投资者的选择要具备三个条件。

  一是治理良好,管理领先。综合实力较强,具有现代化、市场化的管理理念,主营业务占有率高,持续盈利能力强,投资者应属于战略投资者,而非财务投资人。

  二是战略协同,资源丰富。引入国内一流产业资本,帮助公司扩大实业投资领域、优化战略布局;引入具备境外金融服务渠道、也是获得公平结果的兜底路径。包租婆高手论坛图库!经验和资源的战略投资者,推动公司实现国际化发展战略。

  三是创新模式,持续发展。通过“互联网+”实现商业模式转型升级;有较强的资本运作能力,为企业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扩大市场占有率。

  泰达控股资产管理部经理崔雪松表示,“对于新进股东所属产业并无要求,但会更青睐具备互联网属性和海外资源的民营企业,这也是北方信托当前的战略方向。”

  据记者获悉,2017年年初,北方信托混改项目正式启动。2017年12月4日,混改方案通过了天津市委常委会审批通过。

  在完成本次招商会议后,北方信托将在1月末完成评估核准备案手续,并确定评估值。

  7月末,北方信托将依据公司法,建立健全职责明确、高效制衡的新法人治理结构。

  天津市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孔晓艳对记者表示,“天津市两家信托公司作为第一批混改试点的重点机构,目前的进程都差不多,天津信托是与其大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同步混改,因此天津信托的混改方案会更复杂一些。”

  据记者了解,监管希望今年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做到“只减不增”,重点对通道类业务占比高、增速快的信托公司开展整顿。

  北方信托一季度数据反应了去通道整顿效果显著。截止2018年3月31日,北方信托资产总额为44.92亿,相较去年年末,收缩了近2个百分点。

  2017年,北方信托实现营业收入6亿,净利润4.24亿。值得一提的是,该司营业收入虽同比锐减了66.8%,但净利润却依旧增长了4.64%。

  公司资产规模缩减并非个例,用益信托数据将其展露无遗,事务管理类信托一直是通道业务的代名词。3月5日至3月11日这一周,在成立的45款集合信托计划中,事务管理类产品出现“零成立”,而投资类产品和融资类产品分别成立24款和21款。

  用益信托首席研究员李旸表示,“虽然2月份因为春节因素,导致集合信托的发行规模大幅下行,但受到严监管的影响,信托通道业务渐趋收紧的势头已比较明显,3月份的数据更能说明这一趋势。”

关闭窗口